親愛的是我的大學同學,那時候跟他們ㄧ群男生常鬼混在一起,


在美術系的日子裡我必須坦承,因為他們,使我的生活多采多姿很快樂,
他們總是在比賽誰的笑話講的有水準,誰開的玩笑夠勁爆,
當然我也被他們搞的很慘,把我的摩托車藏起來,弄得我房間都是保麗龍雪花,
我大概沒有被他們當成女生對待過,所以好慘,真委屈,
不過會跟他們玩在一起,當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我也有搞他們的ㄧ套,
大家禮尚往來,所以現在想想我也不必裝可憐,
看到我這篇文章的同學,可以釋放你們的罪惡感,
不必再因為當時整我而不好意思,因為說實在我也樂在其中,
何況因為這樣我也已經吃了好幾頓免費的飯,
現在回想我的靈魂很狡詐,沒有什麼淑女風範,
她真的還蠻愛和別人鬥來鬥去的,能抬槓的ㄧ來ㄧ往才有趣。

 
朱〞是當時對我比較溫和一點的男生,
ㄧ群人出去,在我還沒有交通工具的時候都是他載我,
其他的人會故意說要把我丟在路邊,現在想想當時還真沒身價,
難怪其他的女生要我別跟他們常在一起,會沒人要,
〝朱〞是一個好朋友,他對女生都很好,寬容度挺大的,
他很執著於他所追求的,也常常在鍛鍊自己的想法,
大學時就看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書,他輸入腦袋的東西量很大,
所以他也很需要輸出,從以前他的作品就比別人有想法,
他什麼都想去試試,彈吉他,作曲,寫作什麼都去玩,
當初的篆刻課,我靠他才過關,因為我自己刻的印章歪七扭八不能看,
在陽明山上的夜晚,他沒事到我家串門子時,就會忍不住把刻台和篆刻刀拿起來,
我現在還留著好幾顆當時他幫我修改過的印章。
當時的我還腦袋空空不喜歡思考,而剛好他是喜歡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的人,
所以有時候我們ㄧ聊就到天亮,他才騎車回自己的宿舍,
說起來透過他,我才有機會碰觸到很多以前沒想過的問題。
他近幾年很努力的創作,開展覽,真佩服他的毅力,
班上很多人早放棄了畫畫和創作,他還堅持著,
上面圖片中的男生就是用他自己當模型
 
下面的影片是他吹奏呎八的片段  不過他大概故意不讓人看他本人的樣貌吧
所以都拍的讓人看不清......哈

 

 

下面這篇文章是他接受訪問的內容,大家可以透過這文章認識他,

如果有機會他開展覽,我會把訊息放上來,大家也可以ㄧ起跟我去參觀歐。
-----------------------------------------------------------------------------------------------------------
 
《星期人物》朱書賢搞神祕用「黑霧」說故事
時報 更新日期:2008/05/10 10:25 【中國時報 吳垠慧專訪】  
 創作量不大且慢的朱書賢,以這段朦朧又詭異的《黑霧》片子引起藝術界的關注。他那種密度極高神祕感與文學性的詩意,對於形式美感要求的高度,在年輕一輩藝術家中相當突出。
 朱書賢話不多,不太談什麼創作理念大道理,然而作品都是源自自己生活的經驗觸發,《黑霧》的靈感便來自朱書賢的生活經驗。他在路上抽菸,把菸蒂丟了出去,突然冒出一位街友毫不在乎的自地上撿起他的菸屁股繼續抽。
 街友的一個小動作,卻讓敏感的朱書賢心裡起了波瀾,敏感的他愣住:「一時之間不我不知所措,到現在也說不清自己的情緒究竟是什麼。是罪惡感嗎?我該請他抽根菸嗎?」
 不過朱書賢除了傻著,其實什麼都沒做,只是看著。他那說不清楚的情緒始終環繞,為了釐清自己的感覺,決定用動畫的方式,來說這段小故事。
 腳本、動畫、吹尺八一手包辦
 全片沒有對白,只有悠揚的尺八吹奏作為配樂,讓這部影片雖然是源自真實生活,卻籠罩在一片虛幻的神祕感之中。有趣的是,片中尺八配樂的吹奏者,就是朱書賢自己。為了幫自己的動畫配樂,他學習尺八這種冷門樂器達兩年多。「尺八大多是模擬大自然的聲音,在日本原本是和尚作法唸經時吹奏的樂器,所以有種悲涼的神祕感。」
 朱書賢的畫面,雖是出自台灣的生活經驗,美學上卻瀰漫著濃厚的日本古典鬼怪小說氣質。他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坦言與自己熱愛閱讀日本小說有關。
 「我很迷日本江戶時期的武士小說,像是《黃昏清兵衛》、池波正太郎的《劍客生涯》等。」朱書賢說:「以往我們認為日本武士就是砍啊、殺啊。但是《黃昏清兵衛》卻描寫一位身懷絕技、正職卻是管倉庫的武士,下班之後還得編竹籃賺零用錢。」
 「某部分也是自我投射,安慰自己目前的處境。」朱書賢笑了。
 創作龜速 就要享受過程快樂
 在卅多歲這一世代的藝術家當中,朱書賢的創作過程與態度展現了令人訝異的踏實與紮實性格。動畫最後的呈現只有短短的兩、三分鐘,但過程卻相當複雜。朱書賢不像其他藝術家找助理幫手,他一個人包辦腳本的編寫、動畫製作,甚至是自己吹奏尺八當配樂。
 就像《黃昏清兵衛》中的絕代武士平時管倉庫,朱書賢當藝術家也有份日常賴以生活的正職。
 像是現在的他能獨立製作動畫,對電腦3D軟體的駕輕就熟自然不在話下。不過,一開始他學電腦不是為了創作,單純是要找工作。
 續集大致完成 學能管配樂
 目前,朱書賢的《黑霧》續集已大致完成,同樣是年輕人與街友因抽菸相遇的奇特情節。他也已經決定為續集的配樂學習能管這種樂器。
 朱書賢作品的魅力,在於他有一種以藝術來講故事的特質,這也是他某種對於創作的信念。朱書賢說這是自己在擔任藝術家吳天章助手後得到的影響。
 「當然,有一派藝術家主張,藝術應該要追求純粹,藝術只為藝術,不為宗教、政治或社會服務。但我認為,藝術最重要的是找到可以感動人的語言。至於為了什麼目的或什麼形式,並不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anda 的頭像
amanda

舒壓禪繞畫

am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