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出征  

 

為"自己出征"這本書跟"公主向前走"可說是姊妹書,

一樣用簡單的故事把寓意帶入,看起來文字輕鬆,

但內涵卻需要我們深思,

"公主向前走"談得比較是女性跳脫感情的依賴走上自我成長的道路,

而為"自己出征"則是每個人必須要放下防衛開始認識自己的旅程,

好幾年前我就寫了"公主向前走"的讀書心得

文章連結http://amanda11.pixnet.net/blog/post/18655444

現在才補寫這本也一樣精采的"自己出征"。

 

595269676_m_副本

 

每個人為了面對外界的環境和人世的複雜,

都像書中的武士一樣為自己穿起了盔甲,

營造出世人認同而自我感知良好的形象,

最後這個盔甲穿到連自己都無法脫下,

我們沉迷於自己所營造出來的形象,像武士一樣傷害了別人也不自知,

穿盔甲的目的是為了保護軟弱的自己,但我們會被麻痺,

以為自己真的就是自以為的形象,

當別人(尤其是親近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的感受時,

會被我們否認,拒絕接受,

他人一再溝通無效後,就像武士的老婆和小孩一樣,選擇灰心離開。

 

zpage279_副本  

 

武士習慣原來的生活模式,沒發現自己的軟弱,

但當他出發去尋找脫下盔甲的方式時,必須開始未知的旅程,

才面對自己的恐懼和無知,

未知的旅程也是學習的開始,重新學習甚麼是生命和自我,

我們的腦袋(理性)為了保護自己所以穿上盔甲,卻也因此困住自己,

當我們願意真實的看見,才有機會認識自己的樣貌,

一個人無法承認和面對自己的感覺時,也無法了解他人的感受,

有了對自己的敏銳度才能開始感受到別人,

就像武士開始聽懂松鼠和鴿子的語言一樣。

 

heping_gezi_副本   

 

當武士請求鴿子為他送信詢問兒子是否期望他回家,

得到的回信卻是白紙時,武士不禁悲從衷來,哭累睡著。

梅林告訴他這是脫離盔甲的第一步,因他顯露出內在的柔軟和脆弱,

(一個人能接受自己的脆弱,再被允許的程度下宣洩,

就可以不需要強烈的克制及捍衛它,是得到自由的第一步)

他明白了無法再為他人而生活或打仗,原本的生活目標失去了意義,

也不能再以過去的方式思考和生活,因為那是他陷在困境中的原因,

梅林指引他走上真理之道,那是條崎嶇的道路,連馬都不能騎,

武士必須隻身上路,還好有鴿子和松鼠的陪伴,

路上有三座城堡各自能幫助他領悟不同的真理,

而城堡裡沒有公主可拯救,武士必須先學會拯救自己

 

走上真理之道是學習愛自己,而愛自己的第一步是認識自己,

(知道自己的需要的是什麼,才能適當的給予和自我支持)

這是條陌生、艱難的道路,要勇氣和堅持去完成,

大部分人跟武士相同,一開始都沒有興趣。

 

當武士發現真正的眼淚能幫助使盔甲剝落,

這給了他信心、勇氣及動力向前走,

人們發現自己內在的不同和可能後,

就能跳脫過往模式,用新眼光看待世界。

 

武士看見第一座沉默之堡時覺得失望,

鴿子趁機告訴他如果學會接受而不是期待,那失望會少很多。

人們總對身邊的人、事、物不了解前,就有錯誤的期望,

所以造成了對他人和自己的失望和傷害,

沒有了那些強求和期望,人生會快樂的多。

 

r_2011033109351756963500_副本  

 

進入城堡後那沉寂讓武士心慌,

但一個人獨處讓他體會自己害怕孤獨,

而過往自己總是找很多的事來做或不停的說話,

是為了不想面對孤獨的恐懼感,

也發現自己不停地想著過去和未來,讓自己錯失了現在。

當他停下思考只是傾聽寂靜時,

才想起自己過去從沒聽見親密關係的另一半發出的訊息,

因為對方的感受,尤其是悲傷,會提醒自己的不快樂,

所以他將自己封閉在盔甲中,也讓對方生活在寂靜裡,

一直到現在經歷孤單和寂寞才能真正了解對方的感受,

而這體會使武士悲傷痛哭........,

武士讓那個在表層作用的自己沉寂下來,

才有機會聽見那個陌生的自己、內在真正的聲音

 

因為體會另一半的悲傷而哭泣,

是武士第一次不是為了自己可憐而哭泣,

經歷自己的感受而能對他人感同身受時,

才開始真正的了解別人,進而明白他人是自己的一部分,

原來用心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我們只需要重新找回它。

 

chengbao033_副本    

 

在知識之堡,知識就是光源,

武士必須去思考問題的解答才能看清城堡內部,

所以他被迫面對問題,"你有沒有把需要當作愛?"

武士問自己愛不愛另一半和兒子,

經過沉默之堡的鍛鍊,現在武士已經可以誠實面對自己,

他發現自己需要他們更甚於愛他們,

也發現他所做的一切是為了讓別人愛自己,只因為他不愛自己,

人無法愛自己時,是不可能真正愛別人,

因為我們會為獲取別人的愛來肯定自己而浪費了所有精神,

除非我們在愛這件事上能滿足自己,

否則沒有能力將愛推展到他人身上。

 

當武士知道自己是個不懂愛,卻常打著善良有愛旗幟的人時,

他明白了自己的微小和無用,便開始有了自知之明。

 

在鴿子找到的鏡中,武士看見內在的真我是個迷人又活力充沛的人,

有著一雙閃爍著熱情和愛的眼睛。

這是武士的潛力,有機會成為的樣子,

但武士過去為了證明自己的良善與價值疲於奔命,

卻遠離了自我的感受與內在原本的美好,

他只需承認和接受自身的美好,並且自然的發於外就可以。

 

院子裡的蘋果樹教導武士什麼是野心,

書中由"頭腦"發出的野心指的應該是慾望,

慾望永無止境,得不到滿足,

總是不斷追逐,因此讓自己活得很辛苦,

想要占有更多不真正需要的東西,來證明自己的重要性,

也在這個掠奪過程中傷害了別人。

 

但由心發出的野心是滿足於做自己,能分辨需要和貪心,

滿足了自己的需要,同時也能將多餘的去滿足他人,

與周遭形成一個好的循環,給出去的能換回自己需要的,

不需汲汲營營,卻能活出自己最好的樣子。

 

2011821644198706_副本    

 

由智勇之堡走出的噴火恐龍代表的是我們的恐懼,

 

eca86bd9ddce13ee721039_副本

 

我們必須用志氣和勇氣去克服它,

恐懼是一種心靈幻象,我們越相信它就越真實,

忍不住就會想用逃避的方式來面對,

有時候我們必須伴隨著我們的恐懼前行,

但當我們下定決心去面對後,恐懼卻會漸漸消失,

當我們克服了恐懼之後,就能帶著勇氣和信心去面對更大的挑戰。

 

 DV_2823_副本   

 

最後到達真理之巔,

在這裡武士體驗到人必須時時放下過去的已知歸零,

因為人們對已知有安全感,而對未知則有恐懼感,

但那會阻礙我們去了解真理,也讓自己畫地自限。

 

在掉落深淵的一瞬間,武士回想過去的一生,

忽然發現人必須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任,

而不該將所發生的一切歸咎於他人。

 

體會到自己與天地、宇宙一體,武士感覺自己被愛充滿,

能愛自己,也愛身邊的人,自身就能發出光亮,

終於能脫下身上的盔甲。

 

-------------------------------------------------------------

記得在接觸身心靈成長的初期,老師也告訴我們要拿下面具,

這是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戴上的,這面具就是書中武士的盔甲,

在脫去這盔甲的過程中的確要經驗自己的痛苦,

記得上完課,開始接觸自己內在的感受,我躲在房間裡哭了三天,

一口氣把所有成長過程中的痛苦委屈哭出來,

過去的我因為要自己堅強,也漸漸變得跟武士一樣無感,

對別人的痛苦無法體會,也認為別人不該鑽牛角尖,

但當我開始去經驗自己的痛苦,我便能夠了解他人感受,

人類擁有同樣的情感及心理機制,雖然每個人呈現出來的並不相同。

 

為自己出征是一本基礎的心靈成長書籍,

講述的是面對自我成長要有的基礎概念,

事實上這是一條漫長無止境的道路,

其中有太多學問要了解,更要去經歷,

但每當突破自己一個關卡,真的很開心歡慶,

覺得擁有更多力量前進,也得到更多的自由,

那是一種自我靈性的滿足,讓我們的生命不枯竭,

能擁有源源不斷的能量去開創自我生命,

找到自己生而為人的價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manda 的頭像
amanda

舒壓禪繞畫

am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